黑人男性教育家:艾布拉姆森科学学院的Jerron Wishom

Jerron Wishom是前NFL球员,后来成为教师和足球教练,有超过5年的经验。虽然职业橄榄球给他带来了路易斯安那州以外的许多奢侈品,但Jerron很感激橄榄球让他成为了一名教育家。在他的体育生涯接近尾声之前,Jerron曾在新奥尔良巫毒竞技场足球联盟(New Orleans Voodoo Arena Football League)效力,从那以后他就没有回头,决定把这座城市当作自己的家,把这里的年轻人当作自己的家。

目前在艾布拉姆森科学学院,Jerron Wishom没有打算停止他的成长作为一个教育家在短期内。

是什么激励你在教育领域工作?

我必须承认,教书并不是我所设想的职业。如果你问我对职业生涯的设想,我会告诉你在NFL打球。这个愿景持续了大约四年,这让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是什么激励我在教育领域工作?”

我教书是为了激励、创造希望、启发和装备我们的孩子们,让他们不仅在课堂上取得成功,而且在生活中也取得成功。

你如何利用你作为一名职业运动员的经验,在你的角色中鼓励性格和优异的学习成绩?

我年轻时的性格并不是最好的。我处理坏脾气和坏态度。这就是我的职业生涯被缩短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我向我的学生和球员强调,唯一能阻止你成功的人就是你每天在镜子里看到的那个人。我们花了太多的时间去指责别人,而不是花时间去反省自己,做自己最坏的批评者,真正意识到为了达到一个人的更高水平,需要做出改变。我知道我的教育是永久的,我的NFL职业生涯是季节性的——它可能在眨眼之间改变,但我的大学教育永远不会被带走。这是一项永久性的投资。

你认为与现在的年轻人合作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如今与年轻人共事的最大挑战是让他们信任你。今天的年轻人需要相信你真的在乎。如果他们信任你,他们就会听到你说的话。如果他们听到了你,他们很快就会开始听你说话。一旦他们听了,你就可以开始让他们尊重你。一旦有了尊重,你就可以开始教学过程了。让我们的年轻人尊重我们是我们今天努力应对的另一个挑战。

除了这些挑战,你在年轻人和他们的家庭中看到了什么优势?

我有机会坐下来,观察,甚至交谈的家庭,真的很关心他们的孩子。他们希望孩子成功,并且愿意做任何事情来确保他们的孩子处于成功的最佳位置。

你对新奥尔良学校系统中黑人男性人数有限有什么看法?如果有的话,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来增加黑人男性的人数?

新奥尔良的学校系统和社区对黑人男性的存在有着巨大的需求。由于黑人家庭中男性数量有限,对教育系统的需求要高得多。在学校系统中,需要为黑人男性提供更多的非教学职位。还应安排研讨会或俱乐部,要求男性参加。更有力地推动积极的黑人男性加入并担任导师也应该是一个重点。

有限的存在是否会给你带来更大的压力来履行你的职责?如果是,你是如何管理压力的?

我不认为有限的存在会给我的角色带来更大的压力,然而,我确实认为犯错的余地要小得多。我必须确保我与我们的年轻人的日常互动是有意义的,并针对大多数黑人男性青年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

你能做出什么承诺来继续激励我们的男性青年,在这个社会对黑人男性的描述是通过高监禁和高死亡率延续下去的时代?

我想,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把自己和我的生命都奉献给了激励我们的年轻人。我承诺在他们的日常决策过程中继续教导和指导他们。我会指导他们如何做出正确的决定,如何在面对逆境时做出反应

你希望你的学生对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你的遗产会是什么?

我希望我的学生们记住,我不仅把他们当作足球运动员来关心,也把他们当作我的孩子来关心。我更关心的是他们能否在生活中取得成功,而不是在赛场上取得成功。

留言回复

% d博主们是这样的:
Baidu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