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识字不是一项“基本权利”,但它应该是

在2018年,你不应该为了让孩子们有机会接触老师和书籍而提起诉讼,”洛杉矶律师事务所Public Counsel代表底特律学生起诉州长里克·斯奈德等州官员的一桩诉讼的首席律师马克·罗森鲍姆说。这起诉讼试图让他们为剥夺底特律儿童识字权利的系统性失败负责。

密歇根州的律师主张驳回诉讼,称没有识字的基本权利,随后原告律师反对驳回动议,并坚持认为,市和州官员“太熟悉文盲的深远影响了。”他们继续声称,文盲导致了底特律无法为人们提供高薪工作,填补地方政府的职位空缺,以及城市整体的发展。

在双方陈述了他们的论点后,美国地区法官斯蒂芬·墨菲三世(Stephen Murphy III)开始裁决。他谈到了他所认为的识字的重要性。

墨菲在一份40页的意见书中写道:“很明显,读写能力——以及获得它的机会——是不可估量的重要。”“正如原告所指出的,投票、有意义地参与公民生活以及获得司法公正都需要一定程度的文化素养。”

然而,墨菲法官认为,这些措施“并不一定使识字成为一项基本权利”。墨菲法官当时认为识字是一种商品或服务,就好像它是一种公民可以在当地市场上获得的东西,或者在需要修理时让服务人员打电话服务。

什么是基本权利?

基本权利是联邦政府保护的权利;这些权利得到最高法院的承认和维护。这样的保护可以防止这些权利被联邦、州或地方政府侵犯。此外,国家可以增加基本权利,但绝不能减少或侵犯这些权利。美国的核心基本权利是:

  • 自决权
  • 自由的权利
  • 享有正当法律程序的权利
  • 行动自由的权利
  • 思想自由的权利
  • 宗教自由的权利
  • 言论自由的权利
  • 和平集会权
  • 结社自由的权利

这些所谓的保护措施的问题在于,它们受制于最高法院法官的解释。一个公民需要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才能开始了解自己的权利。识字基本上确保你完全理解宪法和权利法案,这些法案是为了保护你和你的权利而起草的。如果没有读、写和理解的能力,这是不可能完成的。历史上,我们已经看到了一群人是如何压制读写能力来压迫、奴役和阻碍一代又一代的人。读、写和理解的能力对一个人的自由至关重要,而这种自由被《权利法案》作为基本权利加以保护。

我个人认为,墨菲法官和任何其他法律解释者认定识字不是一项基本权利都是大错特错的。任何能让公民理解自己权利的基本能力都必须在确定它是否是基本能力时先行一步。一个人必须有文化才能了解自己的权利。这是常识。不过,我在这里看到的是过去做法的延续。像墨菲法官这样的人知道控制一群人的方法就是让他们无法以基本的方式去理解和理解。看来墨菲法官回到那个人类因为学习阅读而可能被杀死的时代似乎没什么问题。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作为密歇根州的代表,墨菲法官本可以通过确定识字是一项基本权利,为全国教育设立标准,因为州可以增加基本权利。相反,墨菲法官决定采取低调的做法,反对密歇根州和底特律市的学生。我想墨菲法官只是在尽自己的一份力让美国再次伟大一次一个裁决。

留下一个回复

% d博客是这样的:
Baidu
map